当前位置: 首页  >  关注时事 > 正文
天津体育馆一连三变身
发布时间:2018-07-12 信息来源 : 冬季运动管理中心

    不久前的6月8日晚,天津体育馆内座无虚席,气氛热烈,中俄两国领导人在这里共同观看了中俄青少年冰球友谊赛。随后的两天,在这片场地上又将进行“迎冬奥上冰雪”花滑表演,几天的时间里,首次承接冰上活动的天津体育馆一连经历了三次“变身”。

把体育馆变成冰球场

    天津没有可承接大型活动的固定冰场,为了举办中俄青少年冰球友谊赛,天津市体育局决定在天津体育馆内搭建可拆装移动冰场。4月27日,国内顶尖的移动冰场制作团队开始入驻。

  “经过多年的发展,现在技术已经非常成熟,真冰场的铺建和移除不会对原有地面造成任何损坏。”欧悦冰雪工程师吴旭用“五花肉”来比喻其中的奥秘,原来,最底层的冰毯是由防水层、防潮层、防结露层等一层层叠出。“根据场地条件和需要不同,底层工艺也会有所区别。一般我们会做7层,但是这个场地没有做保温层。”

  底层搭建完成后,黑色的制冷管路铺满场地,随后一包包的沙子被小型起重机飞快地运进来,“这次我们选用沙作承重材料,其他项目中也有选用混凝土的,主要是支撑和平整场地。这些沙子是循环使用的,冰化掉或者砸掉之后会把沙子再收起来。”吴旭一边用手摸着沙子一边解释。尽管制冷管道自身具有一定的结构硬度,但仍需科学地架设承重层来保护它。顶层的冰面也有学问,据介绍,制作冰面所需的水并不是自来水,而是酸碱度偏酸的水。不同项目对冰层的要求也不一样,比如短道速滑要求冰面较薄较硬,而花样滑冰有跳跃,要求冰面较软、较厚,这些都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安排制冰方案。经过5天的搭建,最后浇上一层温水,再让冰车螺旋式清理,中俄青少年冰球友谊赛的参赛队员们就可以开始熟悉场地了,对他们而言,这和平时比赛的冰场没什么两样。

从冰球场换成花滑场

    中俄青少年冰球友谊赛落下帷幕,人潮散去,顶灯熄灭,冰场瞬间变得寂静。然而寂静很快被打破,穿着银灰色工装的工作人员鱼贯而入,下一个任务已经开始:把冰球场转换成花滑场。中国花样滑冰国家队队员明日7点就要上冰训练,留给场地转换的时间不多了。

  拧开螺丝,卸下立在冰场四周的界樯,这是冰球场和花滑场外形上最大的区别,而更多不为人知的改变正在悄然进行,由于冰球和花滑的运动特性不同,冰球场的冰面厚度在4公分左右,冰面温度在零下7至9摄氏度,而花滑场的冰面厚度在6至6.5公分,冰面温度在零下3至4摄氏度。如何在较短的时间内完成1800平方米冰面厚度和温度的转换,还需考虑现场灯光和人群产生的热量对冰面的影响,这需要丰富的经验。

  经过6个小时的奋战,冰场转换完成,上午7时,花滑队队员准时在冰场上开始练习。对许多队员而言,这次天津之行只是一次常规的表演,但对于高誉萌来说,却是一个惊喜,这是身为天津人的她首次回到家乡进行表演。“这就是可移动式冰场的优势,可以轻松入驻任何需要的场地。对中国大部分地区而言,能够容纳上万人的体育场馆不少,但如果修建永久性冰场的开销就太大了。”冰场转换项目负责人王博说。

把花滑场变回体育馆

    6月10日下午,花滑表演在天津观众的阵阵掌声中结束,这片冰场也结束了它的使命。由于天津体育馆没有排水系统,因此无法使用普遍采用的通过加热制冷管道使冰面温度升高变脆的方法。只见工人们先拿着小锤子和起子从围栏开始拆卸,在打开几个口子后,健壮的工人挥锤砸向结实的冰面。场边一直被黑色木板覆盖着的管道开始露出真身,这约齐人腰高的粗管正是制冷管道。欧悦冰雪制冷工程师辛宗元带我们沿着管道的另一端走近了这片不为人所熟知的区域,三台制冷机和一台供电车占据了这一区域的大部分地方。由于中俄青少年冰球友谊赛有中俄两国领导人到场观看,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意外,供电车旁静卧着备用设备,制冷机上盖着透明防水塑料布。

  制冷管道中循环流动的乙二醇水溶液载冷剂逐渐导流到备好的塑料大桶中,冰面一锤锤碎裂,冰场在天津体育馆留下的痕迹一点点消失,原本灰色的地面逐渐恢复,这里马上又要承接下一场活动了。

【打印】    【关闭】
×